6月
08
2022
0

大学老师搜救越野比赛迷途运动员遇难(图)

傅伦旭多次在定向比赛中担任裁判工作,这是他在某次定向比赛中的留影。(家属供图)

信息时报8月15日报道 7月16日,华南师范大学教师傅伦旭为搜救一名在大运会定向越野赛中迷失方向的女运动员,因中暑倒在山谷中。女运动员获救了,但今年32岁的傅伦旭却再也没有醒过来。据同事介绍,在救人之前,傅伦旭已经在烈日下工作了3个多小时,体力严重透支。

同行感叹,在全国定向运动界,傅伦旭的专业知识和技术能力都属于前列,他的逝去是中国定向运动的巨大损失。目前有关部门正在为他申报烈士称号。

7月16日上午,全国大会定向越野第三场比赛在广东开平市镇海林场举行。和前两场比赛一样,担任副总裁判长的傅伦旭老师在做好比赛协调规划的同时还要冒着36℃的高温在比赛场地内巡视。

中午12时左右,突然从对讲机里传来一位场地裁判的报告,说是有一名新疆建设兵团代表队的女运动员因为在比赛中迷失了方向,误跌入山谷中,目前该运动员有轻微的中暑,情绪极不稳定,如果不尽快救治可能会有危险,已经赶到出事地点的场地裁判陈超请求快速支援。

当时傅伦旭正准备去吃午餐。接到紧急报告后,他来不及吃饭就迅速带上两名裁判员及医务员赶往事发山谷。在这之前,傅伦旭已经在山地里连续巡逻了将近3个小时,早上5点多吃过早餐的他这时也已是饥肠辘辘,身体极度疲劳,但救人要紧,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由于不清楚出事地的具体位置,大家只是按照大致的方向进行地毯式搜索。林场内很多地方都没有道路,杂草和荆棘密布,傅伦旭尽管早已体力透支,还是一马当先为一同前往救援的11人开路,炎热的天气让背负沉重医疗担架和医疗药箱的医务人员及志愿者几乎无法再继续前进。这个时候,傅伦旭、终点裁判长尹刚和裁判员吴磊三人果断作出决定,他们三人继续前往山沟搜救,其他人员都在原地等待他们的消息,发现情况时再行动。

根据之前提供的大致方位,傅伦旭一行在确认出事位置后轮流开路沿着60度的山坡慢慢滑下山谷。因为山路难走且隐没在杂草荆棘当中,这个过程中傅伦旭曾不小心摔过几跤,随身携带的对讲机也不慎丢失,幸好其他裁判员身上也有对讲机,能够与出事点的裁判员保持联系。

由于体力透支,大家都没有说什么话,走在前面的终点裁判长尹刚和裁判员吴磊都放心地以为傅老师会一直跟在后面。很快,他们就找到了出事女运动员和场地裁判员。但他们却发现傅伦旭并没有从后面跟上他们,于是大家在山谷里大声呼喊,一直没听到傅伦旭的回话,考虑到救人要紧,所有人都忙着给出事女运动员做应急救援处理,加上大家都认为傅伦旭是定向越野的老手,肯定不会有什么意外,在这样的自我安慰下,救援小队先行将迷途女运动员送回驻地。

然而,当所有人都平安回到驻地以后,大家发现傅伦旭还没返回,总裁判长张新安立即拨通了傅伦旭的手机,但始终没有人接听。这时,所有裁判团的成员都急起来了,20余名裁判员立即一同出发前往寻找。等到搜寻队员在一个草丛中找到已经昏迷多时的傅伦旭时,已经是下午4时左右了。此时的傅伦旭已经昏迷不醒,眼睛轻微翻白,手脚抽搐。傅伦旭被送往开平市中心医院进行抢救,4天之后被转入广东省人民医院继续治疗,7月30日上午,傅伦旭最终因中暑过度,医治无效离开了这个世界。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华师粤海大酒店,刚从五楼的电梯里走出来,就听到多个房间里都传来阵阵哭声。在家属的带领下,记者来到傅老师的灵堂,他的母亲正抱着儿子的遗照跪倒在地痛声大哭,其他亲属也围在她的身旁痛哭不已。傅伦旭的父亲因为过度伤心而出现身体不适,刚从医院打吊针回来,独自默默坐在角落一声不发。

在旁边的房间内,傅伦旭的妻子黄映如女士倚靠在床头,面无表情地看着窗户,哪怕是有人已经坐在她的面前,她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同一个方向一动不动,每说一句话,她都要闭上含泪的双眼一两分钟,仿佛要经过回想才能说出话来,话刚出口泪水就夺眶而出。

黄女士告诉记者,她是在7月16日下午6时打电话给傅老师的,但接电话的却是总裁判张新安。张说伦旭因中暑摔到山崖里,目前在开平的医院治疗。听到这个消息,她当晚就从广州赶到开平中心医院。医生告诉她,傅伦旭因中暑导致多器官功能出现障碍。当时医院已给家属下了病危通知书。

后来转到广东省人民医院。因为傅老师一直被隔离在封闭病房里,黄女士和其他亲属只能通过病房外的直播录像关注病情的变化。“一直到7月30日上午11时,伦旭去世的时候,我也没能直接看到他最后一面。”黄女士强忍泪水,抬头望着天花板,牙齿颤抖地紧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据了解,目前广东省教育厅、华南师范大学已经发函给民政部门,申请追认傅伦旭为革命烈士,相关事项正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小傅的离去是中国定向运动的巨大损失!”中国定向运动协会地图委员会主任张新安回忆起和傅伦旭并肩工作的岁月时无比悲痛。

“他在工作中,永远都是冲在最前面的。”张新安说,他和傅伦旭一同在中国定向运动协会地图委员会工作多年,在每一个工作任务中,傅伦旭都是扮演“拼命三郎”的角色,尽心尽责地去做好每一项工作。2003年在举办广东省第6届大会期间,由于赛场临时改边地点,而留下来的准备时间只有短短一个月,他和傅伦旭还有另外一位老师3个人要完成场地勘查、地图绘制等多项工作,几乎每天天刚亮就要上山实地测绘,一天下来,刚回到住地又要立即将数据资料录入电脑。由于当时另一位老师的电脑出现问题,傅伦旭又主动承担起这位老师的数据录入工作,这样每天都要工作到凌晨两三点,最后虽然保证了全部准备工作在开赛前如期完成,但傅伦旭却再也顶不住了,很快发起高烧,需要住院治疗。

傅伦旭,男,广东陆丰人。1996年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地理系,中南大学研究生。中共华南师范大学委员会组织部科长。曾任华南师范大学(武装部)军事教研室讲师、科长。中国定向运动协会地图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学生定向运动协会制图委员会副主任、国家级定向运动裁判员。

在全国定向运动界,傅伦旭的专业知识和技术能力都是属于前列的。据中国定向运动协会地图委员会主任张新安介绍,傅伦旭在全国率先掌握国外先进的定向制图软件,保证了全国比赛的地图能够符合国际标准。傅伦旭还是定向运动比赛电子计时系统专家,2002年广东省购买了一套进口的定向运动比赛电子计时系统,由于当时没有中文使用说明,傅伦旭就利用业余时间翻译、调试,在最短时间内掌握了该系统的使用操作,成为最早精通定向运动电子计时系统的青年专家。同时,傅伦旭还利用自己所掌握的定向运动知识,协助深圳一家公司生产出国内第一套定向运动电子计时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