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22
2022
0

打出溜滑什么时候进冬奥?“东北谷爱凌”申请出战

用一个此前从未做过的高难度动作,在冬奥赛场上为中国夺得自由式滑雪女子大跳台金牌。

这是她的第一枚奥运金牌,同时也是中国代表团,在该项目上获得的第一枚金牌。

本次北京冬奥会,谷爱凌一共参加了三个项目,今天的女子自由式滑雪大跳台,其实是她相对最弱的项目。

网上一片赞美之声,不过在这之中也掺杂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比如一些人认为,冰雪运动从来都和普通人无关,能玩得起的都是有钱人,冬奥会纯属是有钱人的paty。

毕竟在这场游戏里,几千块钱只是入门,而且一旦购买装备入门后,后续的投入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从他们晒出的照片来看,原本空旷的雪场,每天都是人山人海,我都有点怀疑,这么多人挤在一块,大家能不能玩得开?

但比这更让我惊奇的是,他们对于滑雪的痴迷程度,自从爱上了这项运动之后,他们仿佛个个脱胎换骨。

很难想象,平日里天天踩着点上班的人,可以在周末6、7点就从床上爬起来直奔滑雪场,只为享受几个小时非高峰期的自由畅快。

作为一项有着较高技巧的运动,他们除了上场直接实践外,还会和身边人激烈得探讨理论知识。

走在滑雪场里,一路上大家聊的都不是什么游戏、八卦,而是怎么才能熟料掌握某个滑雪技巧。

甚至上个厕所都能听到,隔壁两个人一边用力拉着便便,一边探讨某个动作怎么才能做得好看。

不过,由于雪场多建在遥远的郊外,他们并不总是能经常光顾,于是很多人干脆玩起了“脑滑”。

所谓脑滑,其实就是滑雪爱好者们,在脑海中想象着自己滑雪的场面,并且还会配合着做出一些滑雪的动作。

这在不明所以的人看来,可能会误以为视频中的人得了某种罕见病,但在滑雪爱好者看来,却是找到了知音,他们有的还会根据对方的动作,说出一大串让人看不懂的专业术语。

这种脑滑的场面,颇有点我当年上大学学开车时,不能练车的日子里躺在寝室的床板上,在脑海中一遍遍的踩离合挂挡、踩刹车打方向的样子。

滑雪爱好者们的这些迷惑行为,我多少还能理解,可一旦涉及到花钱、尤其是花很多钱的时候,就让我再次感受了当年被人民币玩家支配的恐惧。

在万物都可内卷的当下,连冰上运动也卷得让我这个从4、5岁就开始滑冰,有着20多年经验的“滑冰爱好者”大惊失色。

在这场游戏里,多的是花费几万甚至几十万购买滑雪装备、请滑雪教练、去专业滑雪场的土豪们。

而且这个圈子里还慢慢形成了一条鄙视链:无论是装备上、还是场地和玩法上,都有一个从上到下的高低之分。

作为一个没钱、没时间的卑微打工人,我不禁想问:难道普通人就不配玩滑雪了吗?

在北方很多小伙伴的童年时光里,一定有一看见冰就走不动道,脚底板直痒痒,必须得一路滑着过去的经历。

而且每年冬天到了天寒地冻的时候,都会找有斜坡的地方,往上面浇水,等完全冻上之后,就和小伙伴们愉快地玩耍起来。

如果想要玩点花样,还会拿个编织袋或光滑点的木版,直接坐着或踩着滑下去,快乐简直可以翻倍。

你以为“开局一条狗,装备全靠捡”的桥段只会出现在游戏里?其实在北方孩童的冰雪运动中早就有了。

在冰上穿着不太防滑的棉鞋出溜几下是最低级的玩法,一般都会借助一些工具,比如大铁锨。

一个人蹲在铁锨上,另一个人拉着铁锨把儿在前面疯跑,两个人来回替换着,有时前面拉着铁锨的小伙伴还会故意突然松开手,后面坐着的人就会摔得人仰马翻。

如果想要有点层次,就央求家里人给做一个简易的冰车,要是前面再有个人拉着,后面有个人推着,那瞬间就坐出了百万豪车的感觉。

要说当时最高级的玩法,那一定是穿冰刀滑,记得那个时候,谁要是能穿上冰刀,在雪上来上几下,不管动作好坏,都能引来周围小伙伴们羡慕的目光。

不过,这些都已经成了时代的眼泪,条件变好了之后,已经很少人,或干脆没有人再这么玩了。

还有的干脆拿出滑雪板,前段时间,沈阳下了大雪,就有同学拿出了滑雪板,在校园里滑雪去上课。

每当看到新闻上说东北某地又新开了多少家冰场后,很多非东北地区的小伙伴,往往被东北人民的壕爽所震撼。

而其中老手,不仅掌握了让场地快速结冰的技巧,还想出了往温水里加牛奶的点子,只要把握好水奶比例,就可以让冰面保持弹性不裂口,堪比专业的比赛场地。

就像你当初学游泳时,你爸一脚把你踹入泳池,在呛了几口水后,顺理成章的学会游泳一样。

东北家长们也会一把将孩子推向冰场,在经过几次摔得鼻青脸肿后,很快就能在冰上健步如飞。

而且东北的家长和学校唯恐自家孩子掌握不了这项在东北生存的必要技能,干脆将滑冰直接列入了考试范围。

有如此庞大的群众基础,也难怪东北健儿们,可以轻松称霸国内外各项冰雪赛事。

小时候,两把废菜刀加一个椅子板做成的冰橇就能快乐一冬天的日子,似乎已经一去不复返。

但不论是如今越来越正规化、专业化的冰上运动,还是我们儿时简陋的滑雪嬉戏,他们带给我们的快乐都是一样的。

冰天雪地里大家一起开心的大叫、狂欢。那种自由酣畅的感觉,能驱散掉一身的雪花和寒冷。

不过话说,作为一个被耽误了的“天才选手”,谷爱凌、武大靖要是在我们村,同等的装备,我能让他们连我的车尾灯都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