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15
2022
0

中国女子短道队接力摘铜

2月13日,北京首都体育馆,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决赛,中国队获得铜牌,4名选手韩雨桐、张楚桐、曲春雨、范可新、张雨婷赛后抱在一起。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李隽辉/摄

本报北京2月13日电(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慈鑫)中国、韩国、荷兰、加拿大4支女队4分多钟的激烈较量,令整个首都体育馆都沉浸在火热的气氛中。当中国队最后一棒队员范可新第三个冲过终点时,全场观众都在为夺得这枚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铜牌的中国姑娘欢呼。此时,第三次参加冬奥会、作为队中老大姐的范可新滑回到冰场中央,她俯下身子,深情亲吻冰面。

很多人都以为这是29岁的范可新对赛场的告别仪式,但她在赛后给出了完全不同的答案。“谁说我准备离开了?我还会在冰场上滑冰的,我还会继续与这个团队在一起。你们没看到速度滑冰赛场上有一位50岁的阿姨还在滑吗?我现在才29岁啊。”范可新赛后说。

范可新还强调说:“我亲的是‘北京’,我是想感谢强大的祖国能够举办冬奥会,感谢这块冰面能让这么多运动员在我们祖国的冰场上展现自己。”

在范可新看来,队员们今天的表现和成绩都令人满意,“站上决赛赛场的那一刻,大家就都商量好了一定会竭尽全力去拼。”

她们获得的这枚铜牌,也让中国女队时隔12年后重新站上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接力项目的领奖台。颁奖仪式上,范可新带着曲春雨、张雨婷、张楚桐、韩雨桐一起高高举起右手跳上领奖台,这是范可新想出来的超人造型,“我们每天的训练都很艰苦,每天都在超越自己的极限,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是超人”。

“这是我的第三届奥运会,是曲春雨和韩雨桐的第二届,是张雨婷和张楚桐的第一届。在备战北京冬奥会的过程中,我每天都在鼓励她们,‘别留遗憾’。”范可新说。

在本届冬奥会上,范可新曾几次落泪,既有夺金时刻,也有失意之时。但今天,范可新没有再流泪,她与队友尽情享受着夺取奖牌后的兴奋,“之前好像哭太多了,后来想想觉得这样不好,别人看见我们总是苦啊、累啊的。”范可新笑着说,“我觉得我们要积极向上,多传递正能量,用更多微笑面对观众。”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本报北京2月13日电(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慈鑫)中国、韩国、荷兰、加拿大4支女队4分多钟的激烈较量,令整个首都体育馆都沉浸在火热的气氛中。当中国队最后一棒队员范可新第三个冲过终点时,全场观众都在为夺得这枚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铜牌的中国姑娘欢呼。此时,第三次参加冬奥会、作为队中老大姐的范可新滑回到冰场中央,她俯下身子,深情亲吻冰面。

很多人都以为这是29岁的范可新对赛场的告别仪式,但她在赛后给出了完全不同的答案。“谁说我准备离开了?我还会在冰场上滑冰的,我还会继续与这个团队在一起。你们没看到速度滑冰赛场上有一位50岁的阿姨还在滑吗?我现在才29岁啊。”范可新赛后说。

范可新还强调说:“我亲的是‘北京’,我是想感谢强大的祖国能够举办冬奥会,感谢这块冰面能让这么多运动员在我们祖国的冰场上展现自己。”

在范可新看来,队员们今天的表现和成绩都令人满意,“站上决赛赛场的那一刻,大家就都商量好了一定会竭尽全力去拼。”

她们获得的这枚铜牌,也让中国女队时隔12年后重新站上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接力项目的领奖台。颁奖仪式上,范可新带着曲春雨、张雨婷、张楚桐、韩雨桐一起高高举起右手跳上领奖台,这是范可新想出来的超人造型,“我们每天的训练都很艰苦,每天都在超越自己的极限,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是超人”。

“这是我的第三届奥运会,是曲春雨和韩雨桐的第二届,是张雨婷和张楚桐的第一届。在备战北京冬奥会的过程中,我每天都在鼓励她们,‘别留遗憾’。”范可新说。

在本届冬奥会上,范可新曾几次落泪,既有夺金时刻,也有失意之时。但今天,范可新没有再流泪,她与队友尽情享受着夺取奖牌后的兴奋,“之前好像哭太多了,后来想想觉得这样不好,别人看见我们总是苦啊、累啊的。”范可新笑着说,“我觉得我们要积极向上,多传递正能量,用更多微笑面对观众。”